伟德1946手机版老虎机 
通知公告:
2019上半年总结、下半年计划工作会议圆...
站内搜索
【精读2019】之七 医药篇:疫情药企各敲警钟 医保药审进度不同
放大字体 增加行距 缩小字体 减小行距
发表时间 2020-01-07  

【精读2019】之七 医药篇:疫情药企各敲警钟 医保药审进度不同
2019年12月28日 14:58 来源于 财新网
【财新网】(记者 邸宁)健康是人类最朴实的愿望,背后则需要极为强大的制度支撑。岁末回首,中国医药卫生改革在2019年迈入深水区,医保控费力度越来越大,药审改革却面临回缩,公立医院机制仍待理顺,政策变革带来医药行业秩序重建。而公共卫生领域频发的意外则提示我们,在前进路上,没有一个人的生命应该被落下。
2019年,公共卫生领域颇不平静,不时有新的疫情和突发事件触动国人的敏感神经。若干几乎淡出人们视野的传染病意外抬头: 11月,建国以来第一个肺鼠疫输入大城市案例引发全国震惊(参见 “独家|内蒙古加大医护鼠疫培训 首诊确诊至关重要” “锡盟鼠疫防控现场:建进京出蒙防火墙 禁私自转运病人” “独家|疾控中心披露内蒙古肺鼠疫患者疑似感染源”);8月,登革热出现罕见的大规模北上,在13个省份蔓延(“独家|江西樟树出现约200例登革热患者 医院挂起蚊帐”“华中连续现疫情,登革热缘何北上?”) ;7月,许多人以为在中国已经消失数年的脊髓灰质炎病毒再度出现在四川省凉山州雷波县(参见“特稿| 消失数年的脊灰衍生病毒重现四川凉山州”)。一些则为人祸:5月,财新网独家披露江苏省东台人民医院血透病人大规模感染丙肝(详见“独家|69名血透患者感染丙肝 江苏东台人民医院发生责任事故 ”“独家|不止69人 东台又现多名血透患者早就染丙肝”“还原东台血透感染事件 血透行业为何重立规”);8月,在丙肝特效新药纳入国家医保的谈判前夕,《财新周刊》独家深度调查了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丙肝村传染病蔓延的制度困境(详见“封面报道|桃江病人”)。此外,源于医院院内感染的广东顺德新生儿死亡事件(参见“顺德5名新生儿死于埃可11型病毒 危险从何而来”)、以及在抗生素不断升级的大环境下突然曝出的超级真菌感染事件(参见“中国已知18人感染“超级真菌” 流行情况或被低估”,特稿“超级真菌”狂热背后的检测江湖”)等,都可在财新网找到持续深入的报道。频发的意外提示,在公共卫生领域,制度性预防与事后应急救援缺一不可。
一些沉疴已久的疾病防控领域,新的困境浮出水面。例如,距离中国大陆出现第一例艾滋病患者已经过去34年,新药也不断推向市场,但中国艾滋病传播在2019年继续呈现上升态势,传播渠道和感染人群也越来越多元化,防治面临挑战。(参见:封面报道|变色的“淡蓝”特稿|免费艾滋病药救不了的病人解药|艾滋病毒耐药性上升,中国“鸡尾酒疗法”是否调整组合?全国现有艾滋病感染者报告95.8万 老年男性增长迅速)而另一个典型案例是宫颈癌的防控,也并没有随着不同品种疫苗的上市和筛查手段的丰富而出现转机。(参见:特别报道|难防宫颈癌; 特稿|百亿宫颈癌筛查市场洗牌)问题已经被提出,要改变现状,拥有良医妙药并不足够。
牵动公众神经的各种公共卫生事件背后,是医药领域的改革。
医保资金是重要的医疗资源,钱该怎么花?2019年,从调整医保药品目录到药品集采,再到DRG改革,作为中国医保资金管理人和医药市场最大的付费方,医保进行了一系列以控费为目的的改革。其中,国家医保局着力推动的药品招标“4+7带量采购”、成立后的首次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等,都有着深远的影响。这一轮医改的深化,医保领域的改革发挥了关键作用,从降药价开始,逐步倒逼医院端改革。而DRGs按病组付费的试点城市和技术规范与分组方案分别公布,更意味着这场由医保系统倒推的医疗服务供给方式的调整步入新阶段,医保控费也趋于精细化。(参见:“药品带量采购扩面” “直击药品带量采购扩面开标 部分品种价格再遭腰斩” “特别报道|丙肝药大杀价” “记者手记|我们为什么如此关注丙肝新药医保谈判?” “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即将调整 谁进谁出引发关注” “医保目录调整牵动数百药品 128个品种拟谈判价格 ” “特稿|夸大宣传的“首个医保谈判成功药品” “特稿|压床:ICU不能承受之重” “‘万金油’药怎么办?” “医保控费再推实招 按病组付费试点层层监控医院花销”)
重压之下,医院的并购热情逐渐冷却。即便鼓励社会办医的新文件出台,尺度再度放宽,投资的热情也在削减。而已经下水的投资者,等待对社会办医的壁垒逐步拆除,仍须时日。这一年,最亮眼且最出人意料的并购事件,乃是新风天域集团创始人梁锦松及其合作伙伴操刀下,推动和睦家医院重返美股的案例。(参见:封面故事|2000家国企下属医院怎么改; 高端医疗设备配额战; 和睦家天价易手幕后
医改深化的同时,推动中国制药行业改头换面进入新增长模式的药审改革,在2019年脚步却意外放缓,甚至出现了业内人士担心的倒退迹象。而正是这一启动于四年前的改革,不但推动中国药企积极参与国际化竞争,也让国际领先的药品有了更多进入中国市场惠及普通患者的机会。作为药品审评审批的抓手,药审中心甚至由于预算缩减而出现欠薪危机,在药品审评审批中,这块“多米诺骨牌”的倒下,直接使得新药审评审批速度降低。《财新周刊》及时发布的深度调查,让这一困境出现转机。(参见:封面故事|药还怎么审; 药审中心“预算危机”缓解 短缺资金已到位
医药领域旧疾仍未痊愈。康美药业财务造假,使医药流通行业过票、回扣问题再次浮现,与此同时,财政部与医保局联手对77家药企查账,结果仍未公布。中药注射剂再次成为舆论焦点,以步长制药为代表的中药注射剂企业,面对一次次质疑后根基并未动摇,原因何在?中国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上市,学界和产业界呈现皆然相反的态度,中国新药研发能力和审批科学性再次受到质疑。(参见:康美药业300亿“失踪”之谜 ;步长制药53页回应质疑 证清白应披露哪些数据? 分析|财政部、医保局联手查账药企,背后是何深意解药|中国首个阿尔兹海默新药为何令业内谨慎业外热情? )
改革并未完成。这一年,历经三次审议后,新版《药品管理法》18年后首次全面修改通过,全面推进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从法律和制度层面鼓励创新药研发,并对常用药和短缺药进行保障。(参见:药品管理法18年后首次全面修改通过 医药行业影响几何?)但法律的修订仍有缺憾。能否一以贯之继续深化改革,不但关系到未来中国制药业的发展,更关系到万千国人的健康福祉。(参见:对话|宋瑞霖:中国药品创新之路下一步怎么走?
应该看到,新政策推动下,中国医药产业格局初步重建,改革成果值得珍惜。财新网推出的“解药”专题,记录了行业发展的重要轨迹。而一年当中,财新健康报道反复呼吁应提升可及性以改善患者生存质量的药品,最终几乎都得到了政策的关注。
人们追求良医妙药的同时,药品滥用事件也屡有发生,警钟应当及时敲响。(参见:封面报道|沈阳迪厅药物泛滥 他们如何吃药上瘾?; 特稿|一个德国食管癌患者在中国的最后治疗) 除了以国家政策、行业变化为视角的内容外,那些饱受病魔摧残的普通人困境也不可漠视。从他们身上发现行业问题,可以让更多悲剧得以避免。(特稿|心血管疾病中的“癌症”:更多患者本可活下来) 更为重要的是,对医药行业的投资在追求经济效益之外,如何激活社会效益,是一个全社会需要共同关注的深刻议题。(参见:在中国研发孤儿药; 特稿|为“穷人病”研发药物的另类机构 肺结核疫苗研发前景不乐观
前一篇:开年首个医改文件出台!卫健委下令:全国公立医院严控耗材成本!
后一篇:刚刚!第二批国家集采文件下发,33个品种纳入,二甲双胍不见了!1月17日开标!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